新闻及事件

房租 耗光了年轻人的首期

2018-08-18 02:52:06          来源:Meadin

       房租又涨了,你在大城市还漂得下去吗?

  买不起房,可以租 。如果连房子都租不起,又能住哪去?

  看完《爱情公寓》,从电影院出来,萦绕脑海的被欺骗感还没有散去,就接到来自房东的电话:

  “小B啊,下个月房子该续租了,你看租金是不是涨一点?你考虑一下好吧,不能接受的话这个月就要找找房子。”

  挂断电话,房东方言味道的普通话久久回荡,绝望感代替被欺骗感盘踞脑海。这时候才觉得,刚刚看过的《爱情公寓》也还不错——至少,片中的几个主角有一套整洁、宽敞的公寓可以住,而且他们的世界里,从来没有涨租这回事。

  房租上涨,可能是这个夏天,漂泊在大城市的年轻人最大的痛楚

  有机构数据显示,近来,一线城市中,北上深三市的租金,分别环比上涨2.4%、2.1%和3.1%。听起来似乎还能接受,但要知道,这是平均了大片郊区土地后的数据。多数年轻人租住的靠近市区、靠近地铁的热门地段,涨幅还要更高。

  在北京,有记者调查得知,一些抢手房源的租金,相比去年涨幅甚至超过10%,而在上海、深圳也有类似情况。不过即便如此,那些坐在中介的小电瓶车上,穿梭在城市看房的青涩毕业生,依旧源源不绝。

  说不定就在昨天,这些因为涨租而苦恼的人们,还在兴高采烈地转发“房价受到严控”的新闻——他们原本抱着局外人的心态看待房价涨跌,以为它和买不起房的自己永远无关。

  但很快,房租上涨就打破了年轻人独身事外的幻想。

  追不上房价的人,没想到有一天还会追不上房租。

  社会给年轻人上的第一课,就是涨租

  为什么一二线城市的房租会在夏天上扬?

  其中一个很大的原因是毕业生们走出了校园,开始完成从学生向社会人的转变。2018年,中国的大学应届毕业生在八百万左右,这些刚刚踏入职场的年轻人,都要给自己找一个栖身之所。于是,每年毕业季之后的夏天,也是房产中介们忙碌的季节。

  而在毕业生带来租房需求增长的同时,某些地区的房屋供给却在减少。以北京为例,在去年实施整治之后,违规房源减少,加之二手房交易升温和长租公寓手握大量房源,留给租客的选择空间变小,价格自然也就水涨船高。

  2018年上半年,北京市住房租赁的月租金均价为4649元/套,比2017年同比上涨300多元,这个平均涨幅如果放在年轻人居住的社区,恐怕还要继续放大。北京以外,有媒体发现,两个月前还能在深圳福田区找到一些3000块以下的一居室,但如今,这个价格已经是过去时。

  相比一线,二线城市涨租的势头也丝毫不弱,比如最近就有数据显示,南京与济南的租金分别环比上涨3.7%与2.4%,成都、合肥和宁波相比去年,同比上涨都超过了两位数。

  每年的高校毕业生,都为租房市场制造大量需求。

  房东们很精明:既然房租一月一涨,那不如就签短期合同。根据一项统计,目前大部分个人房东普遍不愿签太长的合同,一年时限的合同占租房市场的79%。

  比房东更精明的就是中介。有网友就在网络上抱怨:自家房子挂在中介,却迟迟租不出去,最后不得已,在中介的介绍下把房子交给长租公寓去改造——稍加装修之后,长租公寓的价格比普通民居又要高出不少。

  其实,准确地说,租房才是社会给年轻人上的第一课,涨租只是其中最重要的一个知识点。

  众所周知,长久以来,中国人尤其是年轻人的房屋租赁体验不是太好,巨大的信息不对等、中介行业的不规范以及一部分房东极度漠视契约精神,让搬家成为许多年轻人的常态。

  有人做过统计,中国一二线城市的白领,在结婚前普遍保持着一到两年搬一次家的频率,原因可能是合同到期,可能是房东违约,也可能是工作调整。

  房屋中介的水有多深?租过就知道。/ 法治周末

  如果说楼上楼下的反复奔波还能够忍受,与中介的斗智斗勇才是搬家过程中最大的波折。可是大多数房源都掌握在中介手中,租客就算一百个不情愿,还是要跟随那个满嘴跑火车的房屋中介全城看房。

  如今,再加上房租上涨这个难点,毕业租房这门课的难度陡然上升。

  长租公寓该背多大的锅?

  有分析把这轮房租上涨归为之前房价大涨的余波。

  根据这种观点,前两年的房价暴涨,一直没有很直观地反映在房租上,这一次涨价,也是房租在慢慢跟上房价的脚步。而要说为什么涨幅会在短短几个月内变得如此之大,很多媒体给出的答案是长租公寓

  很长时间以来,相比房价,房租剔除了不少投资因素,被认为能更直接地反映刚性需求。而近几年入场并且蓬勃发展的长租公寓,却正在让“炒房租”变为可能。

  顾名思义,长租公寓就是一些企业通过租赁或者购买的方式,把房源集中起来,进行统一标准的装修和管理,然后投放市场的公寓。相比于传统的民居,长租公寓的价格更透明,配套更完善,装潢更精致,当然,价格也相对更高

  有说法表示,长租公寓活生生把低端房源炒成了高端。重庆某长租公寓。/ 中新网

  一些长租公寓找准了年轻人的痛点。

  比如很多品牌着力宣传的“欧式极简装修风格”,很适合租住其中的年轻人拍一张宜家风的照片发在朋友圈,比凌乱的民居高逼格不少。但抠一抠墙上薄薄的一层防水漆,敲一敲床头的木质隔断,就能发现太多仓促潦草的装修痕迹

  这些拎包入住的公寓,通常要比周边区域的租金高,最夸张的能达到普通民居均价的两倍。花三千块钱装修,之后每月房租就可以多赚一千甚至更多,公寓运营商何乐而不为呢?

  长租公寓不仅自身价格不菲,也在无形中抬高普通业主的心理预期。不久前有北京网友爆料,由于两家租房平台竞价收购房源,自己原打算七千元租出去的房子,最后以一万多块的价格交给了长租公寓。

  房租上涨的大锅,不能全让长租公寓背,但这些品牌背后资本的参与,的确对涨价起到不小的助推作用。

  大规模的城中村改造和棚改货币化的政策,一方面使一群拆迁户腰包陡然鼓起,短期内推高房价,另一方面使城中村的低端房源消失,原本租住其中的低收入群体,很多只能选择离开。深圳某城中村 / 维基

  租房,是一个底线问题

  通常来说,30%是房租收入比的“黄金分割”点。也就是说,如果房租超过收入的百30%,其他消费的空间就会被大大压缩,生活幸福感就会明显下降。

  根据统计,即使是中国最顶尖高校北京大学、清华大学的毕业生,第一年的平均月收入也只徘徊在一万元上下,而在北京市区整租一套房子,低于五六千元几乎是无法办到的。

  这样看来,就算选择合租,年轻人们也未必能够进入幸福的及格线——更何况合租这种居住方式本身,就在拉低幸福感。

  有人说,房租上涨是市场结果,市场的问题就应该交给市场自己去解决。但是我国的居住问题,从来不是一个单纯的市场经济问题。在我国目前的两亿多流动人口中,有超过一半需要租房,他们中的大多数在房东和品牌公寓面前,基本没有议价能力。

  燕郊的上班族,早晨在寒风中等待去往北京市区的公交车。很多人选择租住在燕郊的原因很简单:租金低。 / 中新网

  如果说买不起车的人可以选择公共交通,买不起房子的人可以暂时租住,那么如果连房租都在各种力量的裹挟下一路上天的话,租不起房子的年轻人只能选择离开吗?一个多元的、包容、层次丰富的都市,不该只容得下所谓高端租客。租房问题,是住房问题的一部分,是我们社会的底线问题。

  1997年上映的电影《甲方乙方》的结尾,好心的主人公把婚房借给一对可怜的夫妻。丈夫陪着罹患癌症的妻子,在这所“自己的”房子中度过最后的日子。又二十年过去,今天的年轻人用接近一半的工资,租住在年纪比自己还大的老房子的次卧里,并且清楚地知道它永远也不会属于自己。

  再看这样的电影情节,不知道他们还能不能感动起来。

  电影《甲方乙方》的结尾,妻子去世后,丈夫在大雪纷飞的春节,把房子钥匙还给了好心的主人公。